揭秘谢风华:从骄子到被通缉 从东山再起再到禁入

时间:2017年08月13日 07:04:10 中财网
  证监会正式对外公布了对谢风华处罚:罚没1.45亿元,终身禁入。

  从天之骄子到阶下囚,从东山再起到终身禁入,谢风华走完了他在A股的职业生涯。

  谢风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他身上烙下了怎样的A股变迁烙印?他给后来人留下的教训或许是他给A股最后的,也是最大的贡献。

  

  ▲资料图:谢风华
  从天之骄子到全球通缉
  2011年5月,谢风华的名字出现在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的网站上,其罪行类别标注为“FRAUD”(欺诈),该逮捕请求的发布单位为“中国上海市公安局”。

  这立刻引起国内投行界的热议,谢风华连续创造了两个纪录,中国第一个参与内幕交易的保荐代表人,中国第一个被国际刑警通缉的保荐代表人。

  谢风华有着令人艳羡的学历和职业经历。出生于1971年,先后获得国际关系学院英文学士、北京大学金融硕士、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学位;先后就职于美资机构中国代表处、香港百富勤、厦门证券、国信证券中信证券。当然,谢风华最耀眼的光环还包括是国内首批注册保荐代表人。

  

  资料图
  谢风华不可谓不是天之骄子,把这位天之骄子和国际通缉犯联系在一起的是两起内幕交易。

  2009年,时任中信证券企业发展融资业务部执行总经理的谢风华,作为内幕信息知情人,在内幕信息尚未公开前,自己购买并告知妻子安雪梅购买了ST兴业和万好万家;累计成交金额达1000余万元,获利760余万元。

  安雪梅同样拥有光鲜的学历和履历,1976年出生江苏无锡,毕业于南京大学,于1997年12月加入华泰证券,2004年国内首批注册的保荐代表人,涉事时任华泰证券投行部执行董事。参与的项目包括华西村、宁沪高速、华光锅炉、置信电器、华孚色纺山河智能的IPO,担任上海金陵、嘉宝集团、飞亚股份的财务顾问等。

  2010年3月,稽查人员开始进场调查。2010年3月10日,在调查谢风华银行账户的过程中,稽查人员发现谢风华有给移民中介机构,支付注册费用的记录。于是马上建议有关部门,立刻采取措施,限制其出境。然而就在边境控制手续正在办理时,预感大难临头的谢风华,以休假为借口,转道香港去了新西兰。

  谢风华潜逃之后,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正式接手此案。因为谢风华已经无法联系,因此公安部门发出了红色通缉令。正是这一全球范围、紧急快速通缉令,让谢风华成为内地证券界,第一个被国际刑警组织通缉的人。在巨大的压力下,谢风华最终选择了回国自首。

  2012年1月6日上午,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开庭宣判,对谢风华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罚金800万元,对安雪梅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罚金人民币190万元,并追缴被告人谢风华、安雪梅违法所得共计人民币767.65万元。

  从东山再起到终身禁入
  从天之骄子到阶下囚,谢风华和安雪梅夫妇并未吸取教训,反而利用2012年05月04日成立的蝶彩资产管理(上海)股份有限公司,干起了操纵股价的勾当。

  据证监会通报,恒康医疗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阙文彬与蝶彩资产、蝶彩资产实际控制人谢风华合谋,利用作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具有的信息优势,控制恒康医疗密集发布利好信息,人为操纵信息披露的内容和时点,未及时、真实、准确、完整披露对恒康医疗不利的信息,夸大恒康医疗研发能力,选择时点披露恒康医疗已有的重大利好信息,借“市值管理”名义,行操纵股价之实。通过上述一系列信息披露的综合起效,客观上误导了投资者,影响了“恒康医疗”股价,实现了阙文彬高价减持“恒康医疗”的目的。

  最终,证监会依法决定,决定没收蝶彩资产违法所得4858万元,并处以9716万元罚款;对谢风华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没收阙文彬违法所得约304.1万元,并处以约304.1万元罚款。同时,对谢风华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实际上,一个作为全球通缉的犯罪嫌疑人,首个被监管层认定为参与内幕交易的保荐代表人,能够携同样参与内幕交易的妻子东山再起已令业界侧目。本次再因屡教不改被监管层终身禁入,业界对此惯犯多表示无语。

  一位接近谢风华的投行人给记者提供的蝶彩资产宣传资料显示,蝶彩资产是由国内资深的投行人士、PE管理人、实业界精英和证券律师等创建的资产管理机构,专注融资咨询业务和并购基金等领域。公司倡导“投行驱动投资”的经营理念,坚持“居正出奇”的经营策略,追求“员工、客户、股东”的利益排序,致力在资本市场树立专业的品牌。

  这份宣传资料最亮眼的字眼是投行驱动,投行驱动无非是先行买入,然后通过各种资本市场运作将市值做大,最终套现获利。那么蝶彩资产具体操作是否契合这一投资策略定位呢?

  2013年4月1日,蝶彩资产设立蝶彩1号,该产品在18个交易日完成对江苏宏宝的建仓。

  2013年5月13日,江苏宏宝即宣布停牌重组。2013年8月9日,江苏宏宝复牌后连续走出12个涨停板。

  2014年9月3日,秀强股份控股股东新星投资与蝶彩资产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向蝶彩资产转让不超过1000万股(占总股本的5.35%)股份,2014年9月26日完成过户,蝶彩资产成为该公司第三大股东。2014年10月13日,秀强股份宣布因筹划重大事项停牌。

  2015年9月27日,*ST申科披露的三季报显示,蝶彩资产旗下3只产品三季度合计持股接近500万股。2015年10月9日,*ST申科在因筹划资产重组停牌。

  2016年8月30日,四川双马公布的半年报显示,蝶彩资产旗下宝生证券投资基金首次进入该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2016年6月30日至11月3日,四川双马最高上涨超过5倍,并引领了“股权转让概念股”暴涨潮。当然,蝶彩资产在2016年9月30日之前已退出四川双马前十大流通股东。四川双马在2016年6月30日至9月30日期间,最高涨幅高达2.58倍。

  一再压中资本运作的股票,这不仅令媒体生疑,连监管部门都坐不住了。西藏旅游于3月4日公告称,该公司收到上交所下发的《问询函》。上交所表示,有媒体报道称,西藏旅游2016年年报披露的第十大股东为蝶彩资产管理(上海)股份有限公司-宝华光证券投资基金,其在资本市场擅长押注并购、重组预期;而公司年报披露后不久,即(2月27日)申请筹划非公开发行停牌,蝶彩资产又一次押宝成功。不过,据西藏旅游随后的回复,截至2月27日,蝶彩资产已不再持有西藏旅游股票。

  媒体所质疑的蝶彩资产这些投资,是否合法合规尚待有关方面核实,但已不影响谢风华最终的命运:从此告别A股。

  踏着A股变迁的节奏
  从早年的内幕交易,到如今的投行驱动,谢风华是踏准了A股市值管理节奏的聪明人。

  如果说谢风华和安雪梅早年的内幕交易属于不折不扣的违法犯罪,其与恒康医疗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阙文彬中间的合谋操纵股价的背后,则是大量披着市值管理的外衣,行操纵股价之实的资本市场新课题之一。

  我国的市值管理大致经过两个阶段,2005年至2013年是市值管理在民间自我摸索阶段,以及2014年以来的国家市值管理阶段。之所以将2014年作为分水岭,是因为在2014年5月9日,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其中明确提出鼓励上市公司建立市值管理制度。

  实际上,市值管理异化在2013年出现苗头。在2014年以后,内幕交易和市场操纵则纷纷被冠以市值管理的帽子。

  如彼时市场盛行的“机构+上市公司”市值管理模式,运作模式主要分为“两部走”,即机构先拿到上市公司股份,再与上市公司合作成为利益共同体。合作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机构与上市公司成立并购基金,二是签署市值管理协议或并购顾问服务协议。

  不论市值管理如何异化,其核心是资本运作和信息披露。提供市值管理服务的第三方机构先行获得上市公司股权,然后再与上市公司一道策划资本运作,或者联手上市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控制信息披露的内容和节奏。最根本的目的是拉抬股价,实现套利。

  比如,抛开谢风华财务顾问的身份,早年谢风华不是用个人账户踩点买入ST兴业和万好万家,而是通过设立机构,提前一段时间先行获得ST兴业和万好万家的股权,然后促使这些公司进行资本市场运作,内幕交易立刻变身合法的市值管理行为,这也是市场上股权转让概念的内涵。

  投行界表示,谢风华东山再起设立蝶彩资产后,所进行的一系列投资,以及其与阙文彬通过控制信息披露来操纵股价的行为,在本质上就是市值管理异化后的思路。值得注意的是,谢风华本人还写了一本名为《市值管理》的书,主题是市值决定公司命运。

  

  资料图
  2014年12月19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表示,证监会近期开展了打击市场操纵专项执法行动,已对涉嫌操纵“中科云网”“百圆裤业”等18只股票的涉案机构和个人立案调查。这些市场操纵行为的新变化、新特点,其中之一即是“以市值管理”名义内外勾结、通过上市公司发布选择性信息配合等新型手段操纵股价的案件。

  从内幕交易、操纵股价到市值管理,多少人一夜之间赚的盆满钵满,又有多少人身陷囹圄。
  .证.券.时.报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