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抗癌药降价超70%,一盒或将便宜一万多元!还有一个好消息

时间:2019年03月15日 13:43:50 中财网
  近期,官方一直在密集出招,促进药品降价。

  1月中旬,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方案》,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工作作出部署,选择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和沈阳、大连、厦门、广州、深圳、成都、西安11个城市开展试点工作(以下简称4+7城市)。

  本月,“4+7”带量采购试点进入落地阶段。伴随国家和地方层面密集推出举措促药品降价,国内外医药企业也开始为争取市场份额,加入调价行列,部分药企产品降价幅度甚至超过七成。

  3月5日,国家医保局对外公布了《国家医疗保障局关于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医保配套措施的意见》,对“4+7”带量采购试点未中选药品的医保支付标准进行调整。

  依照《意见》,非中选药品2018年底价格为中选价格2倍以上的,2019年按原价格下调不低于30%为支付标准,并在2020年或2021年调整到以中选药品价格为支付标准。

  非中选药品2018年底价格在中选价格和中选价格2倍以内(含2倍)的,原则上以中选价格为支付标准。

  此外,同一通用名下未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不设置过渡期,2019年支付标准不高于中选药品价格。

  药企产品降价压力将进一步加大
  从具体城市来看,“4+7”带量采购试点中,已有上海、天津、北京等地的招采平台对未中选药品做出了降价要求。

  虽然首批试点只有25个药品中选,但是在业内看来,随着医保支付标准调整,为了顺应趋势,争夺市场份额,药企产品降价压力将进一步加大。

  近期,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也发布了关于“全面实施药品挂网公开议价采购”等有关事项的工作提示。

  依照文件,自2019年3月7日起,共计819个品种在上海开始进行全面议价。议价参考标准,为此前相关产品的原中标价以及十五省市采购价。

  此外,广西近期也公布了最新一批与原研药品质量和疗效一致的仿制药品种的议价参考价。

  按照规定,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在广西可以直接挂网采购,但企业需自主填报相关品种在全国最低5省的入围价,并以此作为议价参考标准。

  部分高价抗癌药价格下调幅度超70%
  一方面,国家及地方层面密集采取一系列行动。另一方面,企业为了获取生存空间,也相继下调药价。

  这其中,有些高价抗癌药价格下调幅度超过70%。与此同时,国产仿制药与进口原研药之间的竞争也更加激烈。

  根据早前公布的“4+7”试点地区集中招采中选结果,25个品种中选,中选价平均降幅达52%,最高降幅达到96%。

  中标药品中,跨国药企阿斯利康的原研抗癌药吉非替尼片降价76%,企业方面曾表示,此价格已为全球最低。

  “4+7”带量采购引发药企降价“连锁反应”

  而“4+7”带量采购也引发了药企降价“连锁反应”。

  3月5日,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发布《关于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本市部分高价协议药品价格调整的通知》,多款“4+7”未中选医保支付药品降低价格。

  其中,制药巨头诺华的原研抗癌药甲磺酸伊马替尼(格列卫)的价格降到了7182元/盒。

  齐鲁制药(海南)有限公司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吉非替尼片降至498元/盒。值得注意的是,这一价格比竞争对手阿斯利康的吉非替尼片协议采购价(547元/盒)还要低将近9%。

  此外,正大天晴、石药欧意集团未过一致性评价的甲磺酸伊马替尼,也不同程度调低了价格。

  除了上海,广西壮族自治区药械集中采购网日前也公布了部分药企主动降价的通知。其中,北京博恩特药业有限公司的注射用醋酸亮丙瑞林缓释微球报价从1824元下降到了1291.95元。

  齐鲁制药有限公司的1.0mg注射用硼替佐米(仿制药)原采购价1598元,调整后报价1558元,3.5mg注射用硼替佐米原采购价4180元,调整后报价3990元。该药品也是去年才上市的国产骨髓瘤靶向药。

  此外,北京双鹭药业(002038)也在广西主动申请降低药品供货价格。作为谈判药品仿制药,10mg规格的来那度胺胶囊(抗肿瘤药),原采购价为每盒22400元,调整后为5350元,降幅高达76%。

  外界普遍认为,近期官方的密集表态与行动,无疑将加快推动药品降价进程,挤出多余水分,让药企走上提质降价的轨道,并使患者最终受益。

  新一轮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启动 将优先调入抗癌药等药品
  国家医保局3月13日发布《2019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将根据基金支付能力适当扩大目录范围,优化药品结构,进一步提升基本医保药品保障水平,缓解用药难用药贵问题。

  本次调整以国家药监局批准上市的药品信息为基础,由专家按程序科学规范评审确定,并广泛听取各方面意见建议。

  目录调整将充分发挥西药和中医药各自优势,统筹考虑西药和中成药数量结构和增幅。

  根据征求意见稿,调入的西药和中成药应当是2018年12月31日(含)以前经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注册上市的药品。优先考虑国家基本药物、癌症及罕见病等重大疾病治疗用药、慢性病用药、儿童用药、急救抢救用药等。

  调入分为常规准入和谈判准入两种方式,在满足有效性、安全性等前提下,价格(费用)与药品目录内现有品种相当或较低的,可以通过常规方式纳入目录,价格较高或对医保基金影响较大的专利独家药品应当通过谈判方式准入。

  中药饮片采用准入法管理,国家层面调整的对象仅限按国家药品标准炮制的中药饮片。

  征求意见稿提出,将于2019年6月印发新版药品目录,并公布拟谈判药品名单,8月将谈判成功的药品纳入药品目录,同步明确管理和落实要求。
  .央.视.网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