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英:伊朗拦截失败 伊朗:没有这一回事

时间:2019年07月12日 08:50:49 中财网
  英国油轮
  海湾受阻
  英国政府11日指认伊朗船只在海湾拦截一艘英国油轮,伊朗方面予以否认。

  目前,这艘英国油轮已驶离波斯湾,正在沿阿曼海岸航行。

  各执一词
  美英说法:
  伊朗试图拦截英国油轮,但失败了

  美国多家媒体10日报道,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多艘快艇在霍尔木兹海峡附近试图拦截一艘英国油轮,遭英国军舰制止。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福克斯新闻频道和美国广播公司分别援引多名美国官员的话报道,“英国传统”号油轮10日下午在海湾东部海域驶向霍尔木兹海峡,5艘革命卫队快艇靠近,要求油轮改变航向、驶向伊朗领海。

  报道称,英国海军护卫舰“蒙特罗斯”号在附近护航,发现伊方快艇试图拦截英方油轮,继而抵近,驶入快艇与油轮之间。“蒙特罗斯”号把舰炮指向伊方快艇,要求对方离开。伊方快艇随后驶离,“蒙特罗斯”号护送油轮继续驶向霍尔木兹海峡。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援引一名美方官员的话报道,一架美国飞机在空中拍摄了这一事件。福克斯新闻网报道,那架飞机是侦察机。

  美国中央司令部发言人说,美方知道上述报道。

  英国外交部11日发表声明,说“3艘伊朗船只企图阻碍”“英国传统”号通过霍尔木兹海峡,“蒙特罗斯”号介入,向伊方船只发出“口头警告”,后者随后驶离。

  伊朗否认:
  “过去24小时”没有拦截“任何外籍船只”

  伊朗革命卫队和外交部长贾瓦德·扎里夫否认伊方试图拦截英国油轮。伊朗法尔斯通讯社援引革命卫队的声明报道,革命卫队舰船“过去24小时”没有拦截“任何外籍船只,包括英国船只”。

  法尔斯同时援引扎里夫的话报道:“他们的说法旨在加剧紧张。”

  美国政府去年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并恢复和追加对伊朗制裁,试图全面封杀伊朗石油出口,同时向中东增派兵力和装备,试图以极限施压方式迫使伊方重新谈判协议。

  伊朗方面说,不愿与美方爆发军事冲突,但是会“以硬对硬”,不会在压力下与美方恢复对话。

  英国海外领地直布罗陀当局4日在英国海军协助下扣押装载伊朗原油的油轮“格蕾丝一号”,指认油轮违反欧洲联盟制裁、向叙利亚运送石油。

  伊朗方面说,英方扣押油轮是“海盗”行为。伊方多次召见英国大使,提出抗议。伊朗外交部说,英方依照美国方面要求扣押油轮,而油轮目的地并非叙利亚,遭拦截时处于国际水域。

  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10日警告英方,扣押油轮“有后果”。伊朗确定国家利益委员会秘书长穆赫辛·雷扎伊5日在社交媒体“推特”写道,如果英方不释放油轮,伊方应当考虑扣押一艘英国油轮,以示回应。

  不过,伊朗外交部副部长阿巴斯·阿拉格希7日说,伊方寻求经由外交途径解决油轮遭扣押事件。

  惊人秘闻
  以色列媒体爆料——
  美伊正在举行密谈
  其实双方都不想打

  波斯湾看似正处在战与和的十字路口,伊核协议是否已经走到尽头?但以色列媒体曝出惊人秘闻——美国和伊朗高官正在伊拉克举行秘密会晤。

  伊朗:连突破都在遵循协议
  面对美国的“极限施压”,伊朗毫不犹豫地遵循“以超强硬对强硬”的思路,甚至不惜破坏做出重大妥协才换来的伊核协议。

  但实际上,伊朗迄今为止所有看似突破协议内容的作为,都是在协议本身规定范围内。因为根据协议,如果美国及其他各方未能兑现承诺的援助与救济,有条款允许伊朗减少履行协议中的要求与限制。换句话说,哪怕是伊朗对伊核协议的破坏,都在遵循着协议划定的轨迹。

  首先,长期制裁使伊朗经济发展困难,通货膨胀居高不下,普通民众对解除制裁发展经济的呼声很高。因此才有伊朗改革派在数年前上台,也才有不惜重大妥协达成伊核协议的历史性决定。

  其次,伊朗要在正面战场与美军对抗,胜算微弱。伊朗很清楚,它可以依靠叙利亚、黎巴嫩和也门等地的盟友给美国制造麻烦,却很难在直接对抗中占得上风。

  因此,即便是以对美强硬著称的革命卫队,其司令萨拉米在伊朗突破浓缩铀生产丰度限制后的讲话中仍不忘强调,伊朗并不想要核武器,也反对生产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可以说,对外界反向施压,迫使欧洲等国将美国拉回伊核协议轨道,仍是伊朗的算盘。伊朗当然在观望2020年美国大选,希望一位更温和务实的美国总统上台,推翻退出伊核协议的决定。但是,即便特朗普连任,伊朗也有希望与他周旋,这来自伊朗对美国政策目标的把握。

  美国:退出协议却难说再见
  的确,美国国内强硬派、石油集团与在特朗普竞选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的犹太人集团对伊核协议有着强烈的厌恶,但他们厌恶的并非协议中对伊朗核能力的限制,而是认为协议对伊朗的限制还不够。

  在他们看来,协议虽然暂时限制了伊朗的核开发活动,但在没有限制伊朗发展弹道导弹和反以政策的情况下,给了伊朗发展经济的国际空间,这样不用过多久,一个坚定反以的伊朗就有更多的能力挑战美国。

  这一战略判断是特朗普去年退出伊核协议得到众多支持的重要原因,但另一方面则意味着,如果伊朗同意对弹道导弹发展做出限制,或者弱化乃至扭转“要将以色列从地图上抹去”的对外政策,那么美国并非没有回归伊核协议框架与轨道的可能。

  再者,特朗普心中的头等大事是谋求连任,因此尽管他不断对伊朗“放狠话”,但是真到伊朗把美国无人机击落,使美国拥有打击借口的时候,他反而“怂了”。因为他清楚地意识到,贸然与伊朗开战很可能不利于选情。如果打赢还有话说,如果代价过重,或者拖成持久战,那么他绝无连任可能。

  根据美国海军部署,一个多月来在波斯湾附近游弋的航母始终只有“林肯”号一艘,哪里有马上就要开战的迹象?

  美伊:已秘密在伊拉克会晤
  以色列最大的英文报纸《耶路撒冷邮报》曝出一条惊人秘闻——美国和伊朗高官在伊拉克举行秘密会晤,伊朗代表团由伊朗前最高精神领袖霍梅尼的孙子哈桑领队,并包括两名来自革命卫队的军官。

  几乎同时,特朗普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就伊核问题进行电话交谈,讨论如何确保伊朗不会获得核武器。爱丽舍宫随后表示,马克龙的高级外交顾问9日已抵达伊朗斡旋。

  事实上,尽管不断有流言称美军准备开战,但也不断有证据表明流言只是流言。伊拉克军方6日就否认有大批美军进驻的传言,美国媒体也辟谣了“伊朗军事力量在伊拉克袭杀美军士兵”的传闻。

  各方在关注美伊军事动作和外交嘴仗的时候,也不应忽视别的细节。例如,尽管伊朗突破浓缩铀丰度的举措看似强硬,但在说明下一步举措时却含糊其辞,拒绝说明是否会完全推翻伊核协议。

  显然,美伊谈判的大门依然大开,而且各方都不想“关门”。

  (综合新华网、《新民晚报》)
  .南.昌.晚.报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