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均每两秒就有1人确诊,为什么美国用了3个月仍未控制住疫情?

时间:2020年06月30日 09:15:00 中财网
  6月24日至6月27日(美国东部时间),美国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连创新高。复工复产的推进,室内聚集的增加以及居家令的执行不彻底,被认为是美国这一轮疫情反弹的主要原因。在新冠病毒面前,美国不同族裔的处境也不对等。非裔受到疫情伤害更深。

  平均每两秒钟,在美国就有1个人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这是当地时间6月25日以来的最新数据。

  今年4月以来,美国疫情已在高位持续了3个月,此前,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还在缓慢下降,然而6月中旬开始,这个数字再次开始反弹,并从6月24日开始连创新高,6月25日至27日,每天新增均超过4万例。

  

  △ 来自纽约时报
  目前疫情增长势头最猛的佛罗里达、得克萨斯、亚利桑那、加利福尼亚等州,都创下了单日新增病例的新高。6月25日,这几个州新增病例合计超过2.2万人,占到全美新增病例的一半。

  截至美东时间6月27日,美国累计确诊新冠病例超过250万,也就是说,100位美国人中,差不多就有一位确诊;死亡人数超过12.5万,这个数字比美军越战阵亡人数的两倍还多。

  为什么美国用了3个月仍然控制不住疫情,反而迎来了更大的反弹?

  复工复产的推进,室内聚集的增加以及居家令的执行不彻底,被认为是美国这一轮疫情反弹的主要原因。5月下旬以来,美国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遭暴力执法致死引发的民众抗议活动,虽然还没有证据表明与疫情反弹相关,但人员大规模聚集,也增加了病毒传播的风险。

  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在全美掀起反种族歧视的新浪潮。而在新冠病毒面前,美国不同族裔的处境也不对等。在经济社会中处于不利地位的非裔,受疫情伤害也更深。

  美国疫情为何反弹
  美国疫情反弹之后,多州发布了旅行禁令。纽约和邻近的两个州——新泽西州和康乃狄克州,要求来自9个疫情复发地区的旅客需原地隔离14天,违者将面临至少2000美金的罚款。这9个州包括阿拉巴马、亚利桑那、阿肯色、佛罗里达、南北卡罗莱纳、犹他、德克萨斯和华盛顿。除北卡罗莱纳之外,其余8个州都是红州(共和党占优势),素来保守,宗教集会多,且没有强制戴口罩。这些州下达居家令时间较晚(犹他州甚至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执行过居家令),且大多在五月初就开始复工。

  居家令下达之后,根据追踪手机信号数据显示,起初人们活动范围局限在家附近,减少了社交。然而佛州居民的活动范围在三周之后就反弹回了25%,现在已经几乎恢复到了疫情之前的水平。从6月中旬以来,根据收集的手机信号显示,佛州居民前往餐馆、零售等“非必需行业”的时间,较居家令执行期间翻了一番。

  




  △ 佛罗里达、新泽西、纽约居民疫情期间活动范围对比
  进入六月,随着大选的临近,各种造势活动也都提上了日程。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在俄克拉荷马的室内举行集会为选举造势,现场数千支持者既不保持社交距离也不戴口罩,将感染新冠称之为“上帝的安排”。特朗普将病例数的增长归因于核酸检测的增加,甚至表示如果不检测就不会有增加——“跟我的人民们说,让检测慢下来”。

  疫情形势日益严峻的佛罗里达州和德克萨斯州,已经开始重新收紧管制,禁止酒吧在室内开放,并禁止了超过50人的集会。然而随着复工的进程,以及夏季到来,天气越来越炎热,人们更倾向于在有空调的室内聚集,为疫情的传播创造了条件。

  佛州的新冠病毒检测已经赶不上疫情增长的速度——六月份之前,佛州的每日新增病例数在1000上下。进入六月以来,佛州的检测量大约增加了四分之一,而新增病例却在成倍增加,6月27日,佛州报告新增疫情9500例。

  



  △ 来自纽约时报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专家Tom Inglesby表示,疫情正在变得更加严重是实打实的,而不仅仅是因为检测的增多。

  与上述几个州形成对比,早期的疫情重灾区纽约和新泽西,受益于居家令的延长和对室内聚集活动的严格控制,疫情则继续趋于缓和。康乃狄克、伊利诺伊、马萨诸塞等地新增病例也在缓步下降。

  


  △ 来自纽约时报
  非裔成为疫情重灾人群
  美国CDC在3月23日到5月3日之间,抽取了六个地区11933个人作为样本,估测新冠的阳性率。6月26日CDC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实际感染新冠的人数,是已有数量的十倍以上。以纽约为例,抽取了2482个样本,阳性率为6.93%,意味着纽约真实的感染数据在4月便有60万之多,远远超过当时的5万病例。

  非裔美国人群体的感染率远远高于白人。截止到5月底,非裔人群感染新冠的死亡率是白人的2.4倍,是亚裔和拉丁裔的2.2倍。

  在纽约州,非裔仅占总人口的9%,但在新冠死亡人群里占到了18%。芝加哥有30%人口是非裔,在新冠死亡总人数里却高达68%。在新墨西哥州,非裔感染新冠的死亡率达到白人的8倍之多。美国研究机构APM研究实验室称,如果非裔的死亡率与白人相同,有13000名非裔现在应该还活着。

  导致这13000名非裔失去生命的,不仅仅是新冠病毒。美国长久以来的结构性不平等,使得非裔的生存环境与白人相去甚远。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仅有1/5的非裔美国人的工作可以在家完成,其余大部分不得不外出工作维持生计,这使得他们增加了感染的机会。

  由于收入上的巨大差异导致医疗条件和医疗保险的差异,非裔的健康状况本身就不容乐观,高血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等慢性基础性疾病发病率均高于白人,肥胖率几乎在任何州都高于白人。有这些基础疾病的人群感染新冠之后,发展成重症甚至死亡的风险更高。

  病毒面前的不平等
  健康状况是一个人衣食住行、工作条件、生活娱乐的总和,而不仅仅反映在医疗上。在纽约的富豪们可以飞到佛州的海边度假屋安心隔离,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有这样的“特权”。

  住在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市的非裔Yaya Shareef,和丈夫以帮人维修车库门为生,起初他们对新冠病毒并不在意,“觉得不关我们的事”。随后他们觉得老年人是高危人群,免疫力低下的人是高危人群,但他们突然发现,“病毒已经感染了我们的邻居”。

  非裔是密尔沃基的多数族裔,三十年来,这里白人比例下降了一半,非裔和拉丁裔的数量不断上升。这是美国种族之间隔离最严重的城市,也是许多社会学人类学者在研究少数族裔时选择的城市。

  黑人区在城市北部,Shareef显然没法通过Zoom(在线会议工具)来给人修车库门,她得穿过城市到白人居住的地方找工作。住在黑人区如Metcalf Park社区的非裔,大部分人没有送货上门的app,也没有私家车,他们要挤半小时公交才能买到生活必需品。更糟的是,由于疫情期间招不到足够的志愿者,Metcalf Park社区原本52个救济粮食发放点减少了16个,政府发放粮食券的福利部门,办公时间也大幅缩减,这也增加了非裔生活的不便。据统计,疫情期间非裔的失业率高达1/6,许多已经失业的人无法及时领到粮食券,无疑是雪上加霜。

  在新冠疫情发生后,非裔局促的居住条件也让隔离病患变得困难。几代同堂的大家庭共享住房和生活环境,极大地增加了病毒传播的可能。

  公共健康不只是医学问题
  美国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安东尼·福奇在6月初接受访问时表示,非常担忧大规模的聚集会加剧新冠病毒的传播,“这是病毒传播的完美设定,从一个个聚点开始,掀起扩散浪潮”。

  
  △ 当地时间6月26日,一位安保人员在北加州一个购物中心外巡逻 (人民视觉)
  不过,和反种族歧视的“大义”相比,很多人把病毒传播的风险放到了次要位置。有集会民众表示,自己能执行居家令,是身为白人的特权,不应该因此拒绝为黑人发声。“与这些人站在一起我觉得很安全,”一位参与集会的居民这样说。

  佛罗里达大学传染病学家Derek Cummings称,佛州疫情的反弹是因为人与人之间接触的禁令解除,游行只是一个巧合。一些有更大规模游行的城市,并没有像佛州一样出现严重的反弹。佛罗里达大学另一位传染病研究员Thomas Hladish表示,谈及疾病传播时,要将人际接触时间都考虑进去,人们要有足够长的互动时间(才能发生传染),重开的餐馆更有可能是疾病传播的场所。

  传染病学家Tiffany Rodriguez表示,警察的暴力执法,“也是公共健康问题”,它和传染病一样,从来不只是医学问题;病毒不会选择执法,造成黑人受到巨大伤害的,只能是人类。(八点健闻徐征)
  中财网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