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光一“麻烦缠身”:昔日合作伙伴执意“请辞” 拟新聘的会计所曾遭未名医药股东会否决聘任

时间:2022年01月13日 16:25:11 中财网
  原标题:ST光一(维权)“麻烦缠身”:昔日合作伙伴执意“请辞” 拟新聘的会计所曾遭未名医药股东会否决聘任
  财联社(南京,记者 王俊仙)讯,合作十余年的会计所,在给上市公司出具保留意见审计报告后第二年,不顾上市公司恳切挽留,执意“请辞”。这是ST光一(300356.SZ)1月13日回复交易所关注函时披露的细节。

  然而ST光一拟改聘的深圳久安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久安所”)或许也难让投资者满意,这家会计所不仅规模较小,目前尚未担任过上市公司年报审计机构。值得注意的是,这家事务所还曾在未名医药(002581.SZ)吃了“闭门羹”,未名医药一位董事对公司改聘久安所投反对票,且该改聘会计所议案最终遭未名医药股东大会否决。

  而ST光一自身也“麻烦缠身”,其控股股东占用资金事项仍未解决,上市公司还和实控人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此前更是上演过控股股东和独董“互怼”的“戏码”。

  十余年合作“戛然而止”

  ST光一和众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众华所”)的合作长达十余年,公司自从2012年上市以来连续9年的审计机构均为众华所。

  然而这样的合作在2021年度财报审计工作开展前“戛然而止”。

  去年12月14日,ST光一收到众华所函件,众华所称因公司2021年财务报告审计工作量和项目排期等原因,不继续担任ST光一2021年度审计机构;为此ST光一第一时间回函,强调了众华所与公司长达十余年的精诚合作关系,并充分肯定了众华所的专业性和独立性,希望能继续保持合作,并保证将全力配合众华所2021年度财务报告的审计工作。但众华所仍坚持不继续担任审计机构。

  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至2019年,众华所均对ST光一年度报告出具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意见,但2020年度审计报告为保留意见。

  对此,ST光一公告称,截至1月12日,众华所未开展过公司2021年度财务报告的审计工作,公司与众华所在审计安排、收费和审计意见方面不存在任何分歧。

  知名财税审专家、资深注册会计师刘志耕向财联社记者分析称,众华所因工作量和项目排期原因而终止合作有可能是真实的理由,但也不排除其他潜在的原因,例如众华所由于长期合作对光一科技各方面情况了如指掌,包括可能潜在的无法排除的风险或难题;也可能是事务所本身对客户优化调整,需要调整一批客户;还有可能因客户规模太小或审计收费过低,或以往合作不愉快等。

  换成经验一般的小所?

  而ST光一拟聘任的久安所实力如何也备受关注。

  与众华所相比,久安所规模明显较小,久安所于2021年完成从事证券服务业务会计师事务所备案,2021年合伙人数量、注册会计师人数、从业人员数量分别为6人、19人、70人。

  对于为何选择久安所,财联社记者多次致电ST光一,但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刘志耕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小所和大所的经营策略、客户群体、工作要求往往不同,所以,小所变成大所后提出客户群体的优化调整,变更部分客户也很正常。而光一科技这种情况可以讲是从经验丰富的大所变更为经验一般的小所。

  刘志耕进一步向财联社记者分析称,这种变更其中一种原因可能是,一些上市公司存在的严重问题在事务所之间实际上都是公开的秘密,大家都知道,所以,谁也不敢接这种烫手的山芋。面对这种情况,心急如焚的是上市公司,谨慎的事务所往往是不敢接盘的,但往往总有极少数事务所为了能够“开市”第一家上市公司的年报审计业务,或为了收入不顾风险,或认为自己有能力解决相关问题而接手这“烫手山芋”。

  资料显示,截至目前,久安所已承接的上市公司审计业务1家,其曾受*ST香梨(600506.SH)委托对2021年重大资产重组的标的资产——统一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进行审计;其他承接的上市公司审计业务1家,是拟为未名医药进行2021年度审计;拟承接的上市公司审计业务1家,即ST光一

  其中,未名医药拟聘任久安所为2021年度审计机构,但遭到一位董事投反对票,反对理由为“此次提名审计机构执业能力不足,项目合伙人及签字会计师2008年被证监会行政处罚,且执业年限短,建议选择国内排名靠前的审计机构。”

  而且,未名医药去年11月24日召开临时股东会上,聘任久安所的议案被否决,截至目前未名医药暂未启动再次召开股东大会对聘任久安所议案表决的工作。

  因此严格来说,久安所尚未承接过直接对上市公司进行年度审计的工作,ST光一会否成为久安所“开市”上市公司年报审计业务首单?

  ST光一麻烦缠身
  事实上,ST光一目前“麻烦缠身”,其被控股股东占用的资金目前仍未全部收回,该资金占用事项曾导致公司2020年度财务报告被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控股股东在归还占款事项上一拖再拖,先是承诺去年4月30日前解决资金占用及解除违规担保,随后又承诺去年5月20日前归还剩余资金占用金额,接着延期至去年9月30日前归还完毕。

  2021年11月1日,ST光一公告称,光一投资已归还占用上市公司金额共计4880万元,控股股东对上市公司占用资金余额为2亿元,此后到1月12日,控股股东未再进一步归还占用资金。

  也因此,ST光一2020年审计报告保留意见涉及事项目前仍处未消除状态。

  对此,ST光一在公告中表示,控股股东正在努力寻求解决方案中,计划归还占用公司资金的方式为现金归还或是用与公司产业相关的资产来偿还。但目前具体归还时间暂时无法确定。因此,公司亦无法判断预期消除影响的可能性和具体时间。

  此外,因ST光一涉嫌信披违法违规,实控人龙昌明涉嫌指使公司从事信披违法违规行为,证监会已经对上市公司及龙昌明进行立案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