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I.CN 中财网

五角大楼高官:中国在某些技术上领先,为有效竞争美国必须抛开繁文缛节

时间:2022年06月23日 14:51:29 中财网
  “中国在某些技术上领先我们,在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投资上,他们不会让我们轻易获胜,这些事都不是编的(this story isn't written)......”面对中国,美国防部国防创新部(DIU)主任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又不“自信”了。

  当地时间6月22日,布朗在一场线上活动中称,中国在国防发展上吸收了很多商业先进技术,其目标是“取代美国成为技术超级大国”,相比之下,五角大楼对新技术的使用往往落后私营部门很多年。为了有效竞争,美方需要抛开繁文缛节,转变数十年来的“笨拙”做法,重新考虑如何从商业部门获取领先技术来抗衡中国。

  国防创新部是五角大楼在2015年成立的新部门,被称作“五角大楼的创新实验室”,主要负责为美国军事发展引入更多前沿商业技术。曾任网络安全公司“赛门铁克”CEO的布朗于2018年出任该部门主管。但他已宣布将在今年9月辞职。而据美媒报道,布朗的辞职或与其工作缺乏资金等方面的支持有关。

  
  《南华早报》:五角大楼高官称,为了追赶中国,五角大楼必须减少繁文缛节,拥抱最新技术
  据《南华早报》23日报道,布朗是在出席“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线上会议时发表此番言论的。为敦促五角大楼和国会为新技术的引进和投资开绿灯,布朗拿中国做起文章。

  他声称,在军事技术发展方面,五角大楼的策略、技术水平和引入新技术的速度,往往落后私营部门很多年,而中国的策略能够让国防领域以更快速度获得和吸收商业技术的发展成果。

  他渲染称,“中国的国家战略是取代美国成为技术超级大国,中方已经认识到在本国经济中生产更多高科技产品的重要性……我们的对手——尤其是中国,多年来一直研究美国的战术、技术以及作战方式。”
  “他们(中国)在某些技术上领先我们,在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等其他技术投资上,他们不会让我们轻易获胜。所以说这件事不是编出来的(this story isn’t written)......我们必须确保进行长期而正确的投资。”
  然而目前美国国防工业技术更迭受到半个多世纪累积的五角大楼繁文缛节影响。譬如,要使用任何一分钱,从计划提出、编列预算到项目通过,都要花上2年半的时间,类似一些大型项目(如F-35)则要数十年——而等项目落成这项技术已经过时了。

  “所以,如果我们想在未来的冲突中出敌不意,那就需要一些额外的能力,这意味着我们不能再使用陈旧的战术和武器平台。”布朗认为未来五角大楼应该制定更系统性的商业外包计划,让整个项目周期“从一二十年,变到一两年”。

  
  布朗(右)22日出席“新美国安全中心”线上会议
  布朗认为,从实际上讲,美国的计算机实力和通信实力远比美军现在使用的先进得多。至于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布朗称,除转变五角大楼的官僚作风外,国会也需要加快审批军事预算的程序,以便让五角大楼及时应对优先事项的变动。

  布朗于2018年出任国防创新部主管,力推动国防部预算流程的改革并倡导更多地采用商业技术。但五角大楼发言人蒂姆·戈尔曼5月6日证实,布朗将于今年9月辞职,他在4月27日提交了辞职申请。

  美国“政客”新闻网5月7日援引布朗发给同事的电子邮件报道称,他离职的原因是“五角大楼现代化存在明显弱点”,他的工作也缺乏五角大楼高层的支持。

  布朗的离职,让部分议员开始呼吁加大对国防创新部的投资。比如马萨诸塞州民主党众议员塞思·莫尔顿(Seth Moulton)在5月举行的的“网络、创新技术和信息系统小组委员会”会议上,敦促将国防创新部的投资增加 10 倍。

  就在本周一(21日),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提交了自己版本的《2023财政年度国防政策法案》,建议为国防创新部拨款1.134亿美元,比国防部预先的提案版本高出4600万美元。

  说到底,拿“中国挑战”“中国威胁”当做要钱的幌子,大搞意识形态对抗,捞取政治收益,可谓美国政客的老把戏。就在去年10月,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对美媒赤裸裸地表示,美国必须与盟友合作“放慢中国科技创新步伐”,“不让中国获得最先进的技术,使他们无法在半导体等关键领域追赶上来。”
  我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去年曾强调,在科技领域用意识形态给技术发展划线,人为制造壁垒甚至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打击特定国家和特定企业,违背科技发展基本规律,不符合各国共同利益。

  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5月27日再次指出,人类已进入互联互通的新时代,各国利益休戚相关,命运紧密相连,求和平、促发展、谋共赢是不可抗拒的时代潮流。